您现在所在位置:就业信息网 > 下载中心

袁菊

2015-12-29 阅读数:123
 

90后女大学生开内衣网店月入上万

    从上大学开始,90后女大学生袁菊就开始接手表姐的一家网店。每个月几千元,甚至上万元的收入让她过着比多数同学都宽裕的生活。只是,她让同学们到店里捧场。因为,这家是一家内衣网店。所以,袁菊选择了闷声发财,守住这个“秘密”。

来网店买内衣的女性居多

    袁菊在赣西科技职业学院读大专,表姐提出将自己经营的一家内衣网店让给她做。“当时,表姐忙。我读大学期间,有很多闲暇时间。她直接让我接手这家店,我觉得这是个的机会。”袁菊的父母听说女儿要接这样一家店,担心,怕她会影响学业。但袁菊很坚持,父母也便渐渐妥协。

    袁菊店里的商品包括女性胸衣和各式内裤等。上课之余,她便在宿舍里打开笔记本,自己当客服。“其实,很多人都是只咨询,不会直接下单购买。”袁菊主要负责的工作就是客服和推广。“我也会仔细查看一些产品说明,以便详细给客户做出解答。”购买者咨询时,多是询问内衣是不是,质量怎么样,会不会对皮肤不好之类,并没有其他话题。袁菊做客服时,也乐意和女同学沟通。大家都是成年人,大多数也都未婚。同学知道的话,会给她的内衣产品增大不少销量。

    店里卖得好的商品是内衣。购买内衣的都是女性。“男性多会帮助自己女友或妻子购买,但不会问太多东西;女性还会考虑、舒适等问题。”袁菊说,这也反映了女性自我保护意识的增强。

这个行业有时推广比产品重要

    靠着这份“兼职”,袁菊每个月都有四五千元的收入,多的时候可以上万,堪比一个普通白领的收入。为推广店里生意,袁菊尝试过刷单,后来还试过在淘宝网页侧面打广告,并推广了一些买内衣赠保养得东西和方法。“月销量一度了2万。做内衣用品的生意,有时候推广比产品还重要。”

    袁菊说,她的供货商也是个女生。“这个圈子里女生居多。”他会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、QQ空间里进行销售。“我觉得这样的做法无可厚非,有一些形象好的女店主还会附上自己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认为,女性抛头露面去销售内衣用品是在利用色相换取销量,但我倒不这么想。”袁菊说,有这种想法的人本身就带着一种强烈的男权色彩。袁菊认为,在这样一个观念日益开放的年代,女性从事内衣商品行业是一种趋势。男权社会只尊重男人的性权利,却为女性设置了性的枷锁,扭曲了女性的性观念和行为。

女店主偶尔冒出“怪想法”

    虽然开了一家内衣用品网店,袁菊依然像普通女生一样喜爱韩剧,阅读纯爱小说。但她也有一些同学们看不懂的“怪想法”。比如,她曾和妈妈商量去收养一个婴儿。母女二人甚至真的去当地一家儿童福利院看孩子,但后来因家人未达成一致意见而作罢。

    想法大胆出挑,有些时候表现得还相当女权,但和一些女权主义者不同,袁菊认为,男女的性别气质不应被抹杀。“有的女权主义者倡导酷儿理论。所谓酷儿,即跳脱男女的两分模式。酷儿认为,他们只是生理性别是男或女,但社会性别是不确定的、流动的。我不反感社会的中性化趋势,但同样认为社会性别不应被抹杀。世界上,有男人,有女人,也有一些中性的人才是的多元。”